西甲

他控制全球的毒品却赚钱拿来玩足球输了球杀

2019-01-13 14:0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控制全球的毒品,却赚钱拿来玩足球:输了球杀裁判,夺冠拿卡车发奖金

2018年06月22日独家专访:如果巴勃罗-埃斯科巴还活着,他一定会为哥伦比亚负于日本的比赛捶胸顿足。

美剧《毒枭》不仅让众人再一次领略到了哥伦比亚的魔幻与迷乱,也让无数人见识到了曾经的世界第一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

这位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罪传给了C罗。所有球迷都站了起来,等待C罗的表演。C罗这时没有贪功,把皮球弹给了中路位置更好的格德斯。无奈,格德斯拖泥带水,被西班牙队把皮球破坏。屡屡丢掉进球良机,犯之一,让人所铭记的不仅仅是他曾经对整个世界毒品市场的控制,还有他对足球疯狂的热情和巨大的财力投入。

巴勃罗-埃斯科巴

这位出生在麦德林的哥伦比亚人,在1949年出生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就是一双足球鞋,而当他在1993年被警方击毙时,脚上穿的也是一双足球鞋。这足以说明他对这项运动的痴迷。

贫穷的家境,让埃斯科巴走向了犯罪的道路。在巴勃罗巅峰时期,美国有80%的毒品出自他的手上。当时他的策略也很简单,那就是不停地贿赂政府官员,而那些不接受贿赂的就直接杀掉。依靠贩毒发财之后,他也面临着一个问题:现金实在太多。在哥伦比亚政府和美国方面的严格监控之下,他还是把成吨的现金埋到了全国各地。

同时,埃斯科巴扮演起了“罗宾汉”的双重身份,他将大量的资金投给贫苦大众,他先后为穷人修建了32所幼儿园,23所小学,11所私立中学,7所公立中学,4所夜大学,2所大学,600栋设施齐备的单元住房教堂、医院和房屋,被誉为“拉丁美洲的罗宾汉”,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还是在贫民窟修建球场。巴勃罗的球场建设计划博得了很多年轻人的好感,其中不乏日后转战职业联赛的球员。

“疯子门将”伊基塔正是从埃斯科巴修建的球场中开始了足球生涯

加西亚、塞尔纳、伊基塔都是从埃斯科巴球场里走出的球星,那个时候的人们都十分尊敬他,看他的演讲就像是看仁慈的市长在发表讲话一样,“每个人都在讨论是谁捐赠了球场,但这个人却被批评为毒品大王,”代表哥伦比亚国家队出场了101次的莱昂内尔·阿尔瓦雷斯如此说道。”

“贫民窟也有自己的锦标赛,”康多-埃雷拉则回忆道,这位长大后为哥伦比亚国家队出场了61次的球员说,“整个社区的人们都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当时我非常穷,但在足球场上却非常重要,可以说,那时候就生活在一个完美温度比莫斯科高一些,另外交通也比较方便,虽然小组赛三场比赛来回打飞的,但单程基本都在2小时左右,韩国队平常驻扎在圣彼得堡城市南边的新海湾酒店。根据韩国媒体的介绍,世界里。”

但与此同时,埃斯科巴也是哥伦比亚政府的眼中钉,他的犯罪集团带给哥伦比亚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都非三言两句都能够讲明的。但凡是看过《毒枭》的朋友,就能明白埃斯科巴所蕴含的巨大危险性,他不仅暗杀过政府高官,甚至还炸毁过飞机。

美剧《毒枭》第3季宣传片

席尔瓦禁区左肋凌空抽射,稍稍偏出右侧立柱。3分钟后,利希施泰纳右翼突破传中,皮克头球解围没顶正,哲马伊利禁区左肋侧身凌空扫射打偏。第29分钟,席尔瓦突入禁区左肋传球被利希施泰纳封堵,

贩毒为他埃斯科巴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他曾一度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球7大富豪之一。滚滚而来的金钱,也使得他可以将其用在自己迷恋的足球上。

在埃斯科巴开始自己毒品帝国生涯的1973年,他所深爱的麦德林国民竞技拿到了俱乐部历史上第二个联赛冠军。到了80年代,随着埃斯科巴彻底的暴富,他也就此成为了俱乐部幕后的大老板。

对于当年的情形,在年担任麦德林国民竞技主教练的马图拉纳曾在纪录片《两个埃斯科巴》中说道,“贩毒赚来的钱投入到球队,然后我们就有资金买来顶级外援,同时金钱也能够留住国内最好的球员,球队的竞技水准日渐提升,所有人明白这是巴勃罗花钱买来的,但没人能证明它。”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国民竞技,埃斯科巴还投资了他的同城死敌麦德林独立,并且经常出现在独立队主场的看台上。在独立,球队的预算同样充足,因为埃斯科巴充分看到了俱乐部带来的效益。

埃斯科巴经常出现在。比赛的看台上

而埃斯科巴的合作伙伴加查则投资了位于哥伦比亚首都的百万富翁队。另一边,埃斯科巴在生意上的直接竞争对手,卡利集团首领奥雷胡拉则是卡利美洲背后的金主。彼时,每一个哥伦比亚球迷都清楚,属于“毒枭足球”的时代已经全面来临。

在麦德林,埃斯科巴将梦幻足球的概念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本身也热爱踢球的他,定期会在自己的庄园进行比赛,对手是百万富翁队精心挑选的11人。每一位参加这种比赛的球员都会收到价值不菲的出场费,而对于双方的老板来说,胜负的赌注通常都高达百万美元甚至更多。

但一些正义的球员选择了回避,比如国民竞技的安德烈斯-埃斯科巴,他会以身体不适选择不参加毒枭们的比赛,但是绝大多数球员并没有想的太多,而是乐见其中。

安德烈-埃斯科巴

据看过埃斯科巴踢球的人回忆,虽然他有着小肚子,但在场上确实是一位灵活的球员。惯用脚是右脚,但却喜欢在左翼活动然后内切。埃斯科巴并不是职业运动员,但却喜欢和真正的天才一起踢球。

在当时的哥伦比亚足坛,国民竞技显然实力要更胜一筹,他们成为了哥伦比亚足球历史上第一个拿到解放者杯的球队。在1989年,国民竞技和巴拉圭的奥林匹亚会师最后决赛。在首回合交锋中,国民竞技在客场落败,回到哥伦比亚后,占据主场优势的国民竞技将比赛最终拖到了点球大战。最终,在埃斯科巴的督战下,麦德林国民竞技历史性首次捧起了解放者杯的冠军。

夺冠的感觉自然无与伦比,“每次进球后巴勃罗都会从看台上跳起来吼叫,”埃斯科巴的亲信,手上超过200条人命的杰罗-巴斯克斯说道,“我从未见过他如此高兴,通常巴勃罗就跟一座冰山一样。”

国民竞技夺冠瞬间

在夺冠后的几天,所有国民竞技的球员都被邀请到农庄参加盛大庆功派对,埃斯科巴为了奖励队员,甚至装了一卡车现金用来抽奖。对他来说,这些球员不是商品,而是他的朋友,而朋友是不能够用金钱衡量的,埃斯科巴对待朋友的方式就是让他们永远开心。

似乎在一夜之间,足球成为了哥伦比亚人民一个新的骄傲资本,尽管这份荣耀带着危险的毒品犯的影子。

果不其然华山景区吊顶掉落,在1989年10月份,埃斯科巴的另一支球队麦德林独立输给了卡利美洲,有传言说当值主裁阿尔瓦罗-奥尔特加被对方收买了。很快,奥尔特加就被枪杀。

终于,埃斯科巴也在1991年因为各种罪行,接受了政府的诏安,他亲手将自己送进了自己建造的监狱之中,人们将它称之为大圣堂,在这座量身定做的豪华大监狱里,就有一块标准的足球场,哥伦比亚各路球星都成为这里的常客。

就连球王马拉多纳也因为巨额的出场费被邀请而来,“比赛在愉快地氛围中进行,所有人都非常享受,那天晚上还有一个大party,派对上的姑娘都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这一切都发生在监狱里!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马拉多纳被邀请到埃斯科巴的监狱里踢球

在自己的监狱待了近两年后,由于害怕被引渡到美国,埃斯科巴最终选择了越狱。即使是在最危险的时候,足球依旧在他心中,甚至有一次他被士兵追到在壕沟里,都不忘拿着收音机收听世界杯预选赛的战况。

但埃斯科巴还是没能活着看到自己的国家在世界杯舞台上表演。1993年12月,他被哥伦比亚警察在麦德林的一家屋顶上被警察击毙。他死后,他所掌控的卡特尔集团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而足球也受到了波及,在94年世界杯上,康多-埃雷拉的哥哥在一起车祸中被杀,助理教练埃尔南的哥哥巴拉巴斯-戈麦斯收到了死亡威胁。

安德烈-埃斯科巴打进的乌龙球

其中,最让人忧伤万分的,无疑是年轻的国民竞技后卫安德烈斯-埃斯科巴,他在世界杯上打进对阵美国的1粒乌龙球,从而导致哥伦比亚无缘小组出线,在回国后几天都利马,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离开家庭,法尔范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工作之余带着法尔范去足球学校。法尔范回忆小时候学习足球的过红牛的助理教练。虽然战绩无法与德国队前辈贝肯鲍尔相比,但是马特乌斯在教练岗位上一直对世界足球起到影响。2005年,马特乌斯担任匈牙利国家队主教练结语又到了推荐足球主题旅游的环节,程:“妈妈是我的全部,就被流氓枪杀,“如果巴勃罗还活着,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的堂兄加维利亚曾经说道。

而安德烈-埃斯科巴无辜的死,更是成了压倒哥伦比亚足球的最后一根稻草。超过3000人参加了他的出殡,1994年那支哥伦比亚国家队的成员塞尔纳说,“我们最大的动力是想要通过足球向世界证明,哥伦比亚不是只有暴力和毒品。但埃斯科巴被谋害却表明,即使球员在暴力面前也难以幸免。很多人的幻想都破灭了。”

1998年法国世界杯,哥伦比亚球迷打出横幅缅怀安德烈-埃斯科巴

个人的生命安全使得巴尔德拉马、阿斯普里拉等一干名将告别国家队,这支曾经带来希望的球队也一蹶不振,陷入了长久的低迷期。在南美洲,曾经被他们俯视的巴拉圭、智利、厄瓜多尔等队都成了难以击败的对手,世界排名也一路下滑到50名开外,自1998年以后也一直与世界杯无缘,,直到2014年才重新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这期间,哥伦比亚人认为“毒枭足球”并没有随着巴勃罗的死亡而消失。2007年,哥伦比亚杂志《Semana》拦截到了军事组织头目Jorge 40打给巴耶杜帕尔俱乐部主管的一通,中他说某位球员应该感谢他把他从卡利美洲租借过来,而卡利美洲的背后老板同样是一名毒枭。

有一部分人至今怀疑还有人通过俱乐部洗钱,只不过现在的毒枭没有埃斯科巴那么胆大妄为。就连国民竞技主教练马图拉纳都承认,只要有人愿意接收这些满是鲜血的钱,这个问题英格兰也非常不错,虽然该组中有实力强大的比利时,但是另外两个对手巴拿马以及突尼斯的实力明显处于下风,因此英格兰小组出线问题不大。而在随后的淘汰赛中,就会一直萦绕在哥伦比亚人的灵魂当中。

直到2014年哥伦比亚才重新回到世界杯决赛圈并打入八强

时过境迁,如今的哥伦比亚足球在经历了4年的巴西世界杯后,已经卷土重来,在本届世界杯首轮沙特阿拉伯队首发阵容赛前合影环球6月16日消息,在6月14日的世界杯揭幕战中,沙特。比赛中,在开场就被罚下一人的情形下1比2不敌日本,没能取得开门红。国外有友不禁调侃,哥伦比亚人此时可能最怀念的人正是巴勃罗-埃斯科巴。

尽管如今的哥伦比亚依然摆脱不了毒品、枪支等等问题,但足球让这个国家又重新团结在了一起,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能一起穿着黄色的球衣坐在电视前为这支球队加油助威。

这或许是足球对于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意义。

分享到: